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欢乐棋牌 > 作业目录 >

深圳港大鹏港区下洞作业区规划调整环境影响评价第二次公示

发布时间:2019-06-15 20:3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根据《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办法》(生态环境部令第4号)的有关规定,《深圳港大鹏港区下洞作业区规划调整环境影响报告书》(征求意见稿)已完成编写,现征求公众对本规划环境影响评价的意见。

  规划范围:大鹏港区下洞作业区华安码头区域。规划调整方案基础年为2017年,水平年为2020年和2035年。

  规划调整的必要性:本规划调整是贯彻落实国家和地方加快推进天然气利用、深化天然气管理体制改革和加快储气调峰设施建设相关政策的需要;本规划调整是完善深圳港LNG功能和布局,满足深圳市天然气储气和调峰的需要;本规划调整是充分发挥岸线潜能,集约利用深水岸线资源的需要;因此,在不占用更多岸线资源的前提下对下洞作业区规划进行局部调整,增加LNG运输功能,是十分必要的。

  港区及作业区功能:大鹏港区功能为以油气运输为主,服务深圳东部能源基地建设,兼顾水上旅游客运功能及散杂货运输。其中下洞作业区功能定位调整为:以油气品、LNG运输为主,兼顾外轮免税供油功能的危险品作业区。

  规划调整方案及规模:在《深圳港总体规划》(2016-2035年)基础上,对下洞作业区规划进行局部调整,增加作业区LNG运输功能。规划利用现有岸线在现有华安LPG码头东侧扩建一座5万吨级LNG码头、钢引桥及相应的配套设施,在原规划基础上增加LNG码头岸线m(蝶形布置),引桥总长735m。预测未来2020年、2035年成品油吞吐量为340万吨、275万吨。

  截至2017年底,深圳港共有各类生产性泊位141个(深水泊位73个),码头岸线亿吨。

  下洞作业区是深圳东部主要的油气品专用港区。现有三座栈桥式码头,共计9个泊位(其中深水泊位3个),通过能力514万吨。其中:深圳中鹏石油联营公司1.4万吨级及千吨级油品专用泊位各1个,通过能力80万吨;深圳华安液化石油气公司1个5万吨级及2个5千吨级液化石油气泊位,能力164吨;光汇石油化工有限公司1个5万吨级,3个1~5千吨级油码头,通过能力270万吨。

  (1)环境生态敏感区众多。本次大鹏港区下洞作业区规划调整涉及大鹏半岛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溪涌度假旅游区、大小梅沙度假旅游区、迭福度假旅游区、下沙度假旅游区、南澳度假旅游区、马峦山郊野公园、东平洲海岸公园、东纵司令部旧址、咸头岭遗址、大梅沙古遗迹等多个保护目标和敏感区。涉及的保护对象有地质遗迹、南亚热带常绿阔叶林生态系统、历史文物等。在规划环境影响评价中应充分论证规划实施对于生态敏感区的影响,重点加以保护。

  (2)区域环境保护设施有待完善。目前下洞作业区污水接纳属于葵涌污水处理厂范围,但由于现阶段市政管网未通,港区生活污水无法纳入城市污水处理系统,暂由作业区内各项目经营单位设置生活污水处理系统处理后排放。港区产生的生产废水也由各项目经营单位设置相应的污水处理系统,污水经处理达标后排放或回用。从总体上看,区域的市政环保设施有待进一步完善。目前现有光汇、中鹏、华安公司的9个码头大部分没有配备油气回收装置,造成作业过程中大力油气资源的浪费,也带来不必要的环境污染。

  (3)环境风险应急体系需进一步整合。根据《深圳市防治船舶及其有关作业活动污染海洋环境应急能力建设规划(2018-2025)》,交通运输部2018年在东部港区投资建设一个中型船舶溢油应急设备库,深圳市政府在东部大鹏新区投资建设了一座小型溢油应急设备库。市政府每年划拨专项资金,通过招标确定一家专业单位负责该溢油应急设备库的管养工作。市交通运输局分别在盐田国际、西部政府码头设置了应急救援处置中心,并配备了应急救援器材,辅助应急处置工作。

  本次下洞作业区规划调整方案实施后,码头吞吐量和船舶流量也将逐步增大,船舶溢油风险、爆炸风险的威胁将会加大。在应对所在区域较大环境风险时,区域环境风险应急设施与体系还需要进一步加强整合以充分挖掘潜力,形成统一指挥、步伐协调、高效有力的环境应急体系。

  本次评价充分分析了深圳港大鹏港区下洞作业区规划调整方案与上层规划、指导性总体规划以及环境保护相关规划的相容性与协调性,主要得到以下结论:

  (1)《深圳港大鹏港区下洞作业区规划调整方案》在规划规模和功能定位上与《全国沿海港口布局规划》和《深圳港总体规划(2016-2035年)》一致,港区发展规模与《福建省沿海港口布局规划》基本一致。此外,扩建的码头全部为透水结构,不进行围填海,与《关于加强滨海湿地保护严格管控围填海的通知》要求相协调。

  (2)《深圳港大鹏港区下洞作业区规划调整方案》在规划阶段充分考虑了与深圳市城市总体规划、深圳市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也符合深圳市海岸带综合保护与利用规划的相关要求。

  (3)通过叠图分析,《深圳港大鹏港区下洞作业区规划调整方案》与《广东省海洋生态红线》和《广东省海洋功能区划(2011-2020年)》相协调;下洞作业区规划调整方案不占用深圳市生态保护红线,与《深圳市生态保护红线划定方案(征求意见稿)》是协调的;此外,《深圳港大鹏港区下洞作业区规划调整方案》落实了《深圳市人居环境保护与建设“十三五”规划》的各项要求,与《深圳市人居环境保护与建设“十三五”规划》相协调。

  (4)根据《广东省环境保护“十三五”规划》的要求,建议下洞作业区加快推进成品油码头油气综合治理,在作业区油气码头建设油气回收装置,进一步落实《广东省环境保护“十三五”规划》的相关环境保护要求。

  通过对下洞作业区规划调整方案实施占用资源情况的分析得出,下洞作业区岸线占规划港口岸线%,占深圳市自然岸线%,深圳市岸线资源完全可以支撑深圳港大鹏港区下洞作业区规划调整方案的实施。下洞作业区规划实施后,年最高用水量为155万立方米,占深圳市水资源总量的0.079%,占深圳市总供水量的0.077%,水资源不会成为下洞作业区规划实施的资源性约束条件。下洞作业区规划调整方案实施后,下洞作业区港区占地约13公顷,占全市建设用地总规模的比例为0.013%,且本次下洞作业区规划调整方案仅在现有华安LPG码头东侧扩建一座LNG码头,扩建的码头全部位于海域,作业区不增加占用土地,因此土地资源不会成为下洞作业区规划实施的资源性约束条件。

  (1)根据《深圳港大鹏港区下洞作业区规划调整方案》,下洞作业区发展油气码头优势明显,不但有利于岸线资源、航道、锚地的集约利用,新建设的天然气码头还可以充分依托利用作业区现有的环境保护设施和风险应急设备。规划从源头上避免了重复投资和重复建设,其发展目标有较好的环境合理性。

  (2)总体上看港口规模增加不大,从环境影响预测评价的结果分析,规划调整对大气环境、声环境、水环境、生态环境等方面的影响均可以接受,规划的港口规模具备一定的环境合理性。

  (3)本次下洞作业区规划调整,在完全利用现有自然岸线的前提下,在现有华安LPG码头东侧扩建一座1万m3~9万m3LNG码头,增加LNG码头岸线m。本次规划调整不增加自然岸线占用,充分利用了现有的自然岸线资源,从岸线利用的角度看具有较好的环境合理性。

  (4)扩建的码头全部为透水结构,不进行围填海。航道、锚地均利用现有航道、锚地。作业区港口建设符合深圳市城市总体规划、深圳市土地利用规划的布局方向,与广东省海洋生态红线、广东省海洋功能区划、深圳市生态红线划定方案相协调。因此从港口空间布局角度看,本次规划调整具有较好的环境合理性。

  本次规划调整只是针对原有码头进行调整,不涉及滩涂和填海活动。此外,本次规划利用原有航道天然水深通航,不涉及疏浚。本次规划调整增加的改扩建LNG码头建设期工程施工时有一定范围的SS浓度增加,但由于游泳生物会因施工影响范围内的SS增加而游离这范围,施工作业完成后,SS的影响也将消失,鱼类等水生生物又可游回,这种影响持续时间在施工结束后比较短,是暂时性的,一般不会对该水域的渔业资源造成长期的不良影响,但短期内会造成一定损失。因此,本次规划调整基本上不会对滩涂、近岸海域等造成影响。

  本次规划调整增加的改扩建LNG码头建设期施工船舶主要为挖泥船、运泥船、打桩船,按船舶铅封管理规定,施工船舶的含油污水、生活污水等要收集集中处理,定期由相关部门回收到规定的水处理厂进行处理,不得排放在施工海域。此外,本次规划调整LNG码头采用的升温技术是浸没式燃烧器工艺,不涉及冷却海水和余氯排放。因此,本次规划调整不会产生生产、生活污废水影响海洋生态环境的问题。

  本次规划调整不直接涉及生态敏感区,不会对生态敏感目标造成直接影响。因此本次规划调整生态敏感目标的主要影响来自于施工期对泥沙的扰动产生大量悬浮物,待施工结束后,由悬浮泥沙引起的水质改变将在很短时间内逐渐恢复,不会对该环境敏感区产生长期的、累积的不良影响。此外,进出港及停靠船舶应加强污水收集以及船舶污染事故风险防范,避免船舶污水排放或泄漏等对海洋生态环境的造成不利影响。

  根据大海域计算域潮流场模拟结果,大鹏湾面向南海,沿岸无大的河川径流注入,水流主要受潮流和沿岸流的控制,该海区的潮汐属不规则半日混合潮型,涨潮时,外海潮流基本以SE~NW方向进入大鹏湾,落潮时潮流则基本以NW~SE向退出大鹏湾;潮流的流向大体与湾口垂直,潮流基本表现为往复流,大鹏湾底部海域局部出现流向的偏转,表现为带旋转的往复流;湾内潮流较弱,总体而言从湾口至湾底流速逐渐减小,涨落潮最大流速出现在湾口、赤门峡以及岛屿之间的汊道,大部分水域最大流速不超过0.3m/s。作业区周边海域大潮期潮流场模拟结果表明,作业区所在位置位于大鹏湾湾顶近海岸线海域,海流呈现明显的沿岸流性质,流向与岸线平行,为西~西北向流,流速通常小于0.2m/s,流速随涨、落潮变化。

  港口码头施工过程对区域水质影响主要是施工扰动产生的悬浮物对区域水质的影响。施工导致的悬浮物随工程的结束而结束,根据本地区以往工程经验,在合理选择施工方式,注重施工期悬浮物防控的前提下,悬浮物产生影响较小。另外,施工时除产生悬浮物外,还会产生施工废水和施工人员的生活污水等,因作业时间一般较短,这些废水的产生量不大,在项目环评中应提出具体的估算值和防治措施,规划环评阶段将不进行重点考虑。

  各类污水全部接收处理,按照《污水综合排放标准》(GB8978-1996)处理或者排入市政,杜绝直排,基本不会给近岸海域水环境带来明显影响。

  下洞作业区2020(2035)年成品油、LPG吞吐量保持现状不变。规划新增的污染源仅为LNG装卸过程中无组织排放的天然气。根据规划调整方案,下洞作业区2020年增加LNG吞吐量24万吨,2035年增加LNG吞吐量80万吨。本次评价采用现状监测期间非甲烷总烃的平均浓度作为叠加背景浓度,为1.03mg/m3。

  本次规划环评使用ADMS-Urban大气扩散模型作为大气污染物扩散的基础模型。结果表明,2025年、2035年评价区域NMHC小时最大落地浓度分别为1184.7μg/m3、1691.7μg/m3,占标率分别为59.2%、84.6%。2025年、2035年敏感目标NMHC小时最大落地浓度分别为1566.4μg/m3、1629.9μg/m3,占标率分别为78.3%、81.5%,位于码头后方库区处。评价区域和敏感保护目标小时浓度叠加值均能满足《大气污染物综合排放标准详解》中的2.0mg/m3浓度限值要求。

  由预测结果可知,下洞作业区规划实施后,对区域大气环境质量影响不大,评价区域和敏感保护目标处均能满足环境质量标准要求。建议作业区严格落实规划环评提出的大气环境保护措施,全部油气码头配置油气回收装置。

  港界噪声预测结果表明,港界外受到港口噪声的影响距离在40m左右,建议新建的医院、学校、机关、科研单位及住宅等设施尽量在港界40m以外。疏港公路交通噪声预测结果表明昼间主要疏港公路两侧在20m左右能够达到国家标准要求;夜间主要疏港公路两侧100m左右能够达到国家标准要求。建议主要疏港路两侧100m内避免新建居民区、文教区、医院及其他噪声敏感目标。

  根据预测,规划实施后,2020年、2035年分别产生船舶垃圾27.5t/a和30t/a,废矿物油等危险废物产生量分别为15t/a和17t/a。总体上来说,下洞作业区产生的固体废物量相对较小,在严格执行以上处理处置措施的前提下,不会给作业区和城市环境带来显著的影响。目前深圳市交通运输局已经编制了《深圳市船舶和港口污染物接收、转运及处置设施建设方案》,可确保深圳市船舶和港口污染物合规接收处理率达到100%。

  根据历史事故统计和风险识别,下洞作业区可能发生的环境风险事故主要是船舶溢油事故和LNG泄漏事故。根据推算,2020年、2035年,下洞作业区发生船舶污染事故概率分别为0.00256(390.6年一遇)和0.0028(352.9年一遇);作业区发生管道破损事故的发生概率估计为0.0006次/km·a。最可能发生的操作性船舶污染事故泄漏量预测为60t,最可能发生的泄漏量约为478t,最可能发生的最大溢油量约为900t。

  溢油模拟结果显示:可能会受到溢油污染的目标有大鹏湾近岸岸线、大、小梅沙旅游区和东平洲海岸公园。建议加强作业区船舶溢油应急能力建设,一旦发生风险事故,启动相应等级的应急预案,尽早布放围油栏,防止油膜污染上述环境敏感区。

  LNG卸船主管道发生穿孔泄露,泄漏5min和10min,甲烷总烃最大落地浓度为261770.1mg/m3(下风向2.1m处)、261863.9mg/m3(下风向2.1m处)。泄漏15min、20min、25min、30min后最大落地浓度分别为137.6mg/m3(下风向80.6m处)、29.7mg/m3(下风向153m处)、11.4mg/m3(下风向221m处)、5.6mg/m3(下风向286m处),应根据当时的风向状况及时疏散下风向地区重、中度及轻度受影响范围内的人员,或采取必要的个体保护措施。

  施工作业应尽可能选择在海流平静的潮期,尽量减少在大潮期及退潮时进行作业,避免对敏感目标造成影响;施工避开经济水产资源的产卵期、索饵和洄游期及渔业捕捞期;施工单位应合理安排施工船舶数量、位置、挖泥进度,尽量减少施工作业对底质的搅动强度和范围,并且减少悬浮泥沙的产生和排放;在施工过程中需加强管理,文明施工,定期对设备进行维修保养,确保设备长期处于正常状态,发生故障后应及时予以修复。

  生活污水处理以依托城市污水处理系统为主,应确保达到市政污水管网接纳标准;无法纳入城市污水处理系统时,由规划区或规划区内各项目经营单位设置生活污水处理系统。船舶污水禁止在港池排放,因船舶本身配备的油水分离器发生故障或因船舶设备等其它故障急需在港排放时,可由港监指定的含油污水接收处理设施接收处理。规划区采用雨、污分流的排水方式,未被污染的雨水就近排海,规划港区生产污水及生活污水经收集后送至后方库区污水处理站,污水经处理达标后排放入市政管网。货轮船舶生活污水按照《船舶水污染物排放控制标准》(GB3552-2018)排放,船舶含油污水仍需要具有海事局资质认可的专业公司收集处理。

  (3)规划提出的措施是可行并必要的,但是还需要进一步补充与完善:为促进深圳市建成“和谐深圳”的目标,建议在下一步规划方案实施前,港口建设部门首先委托专业单位进行规划新建港区景观规划的研究和编制工作,使自然景观的美融合到现代化的工业景观中,做到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作业区需尽量增加港区绿化面积,主要道路两侧设置综合绿化带,主要功能区分隔尽量绿化带,规划实施过程中加强港区、物流园区的绿化设计工作,力争港区绿化面积覆盖率达到10~15%。

  (4)生态补偿方案的制定与实施:为了保证生态环境的可持续发展,在港口施工结束后,港口企业有义务和责任出资对附近海域进行生态补偿。对于深圳港来说,港口企业对于海洋生态的补偿应该在深圳市生态环境局、深圳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等相关部门的指导下进行。单个港口建设项目的生态补偿实施方案应该由专业科研机构制订,并在通过地方生态环境局、规划和自然资源局等有关部门的审查后,由港口企业出资进行生态补偿,由海洋渔业部门组织实施。生态补偿的方式主要包括:海洋生物增殖放流及实施人工鱼礁。

  深圳港大鹏港区下洞作业区位于葵涌污水处理厂服务范围内,但是目前作业区所在区域的污水管网仍未完善,目前,作业区产生的陆域污水经自建污水处理站处理后回用或达到至《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GB18918-2002)中二级标准后,排放至大鹏湾。根据《深圳市污水系统专项规划修编(2017-2035)》,下洞作业区周边现状建有葵涌水质净化厂,现状规模为4万立方米/日,规划扩建葵涌水质净化厂至8万立方米/日;规划新建上洞水质净化厂,规划规模为2万立方米/日。待作业区附近市政污水管网完善后,作业区所有污水预处理后,接入葵涌污水处理厂集中处理。

  根据《深圳市船舶和港口污染物接收、转运及处置设施建设方案》,深圳市到港船舶产生的含油污水均由船舶污染物接收单位接收,运送至有资质的企业处理。船舶含油污水采用监管联单制度,形成覆盖船舶污染物排放、接收、转运和处置等全过程的监管链条。船舶生活污水主要通过船上安装的生活污水处理装置处理。

  对拌和设备应进行较好的密封,并加装二级除尘装置,各种拌和施工场站应选在远离居民区或敏感单位下风向300m以上。作业区施工时当风力超过5级时应避免继续施工。应合理进行建筑材料的运输,控制运输车辆装载量,车辆应加后盖,避免撒落物引起二次扬尘污染。应采取防风遮挡措施,以减少起尘量。应定时清扫施工场地土建材料,辅以必要的洒水抑尘措施(如配备洒水车),减少施工场地的二次扬尘。施工道路根据天气和运输状况采取清扫和洒水除尘措施,减少二次扬尘造成的污染等。

  挥发烃气体主要是无组织排放,废气污染控制和清洁生产技术至关重要。有机废气污染控制是和采用清洁生产技术密不可分的,提出以下清洁产生和污染控制措施。其中,清洁生产措施包括挥发性有机废气回收技术、密闭装车技术、浮顶罐储存技术以及其他技术。污染控制措施包括分类储存和管理、储油罐增设喷淋降温设施、改进装油方式减少烃类挥发等。同时,应根据我国《原油成品油码头油气回收行动方案》及相关文件的要求,建议下洞作业区全部油气码头分别配置油气回收装置。

  油气码头由于安全性的考虑,暂不适合使用岸电。未来如岸电技术进步解决了安全性的顾虑,建议下洞作业区靠港船舶优先使用岸电,加大LNG等清洁能源船舶的推广和使用,创建绿色港口。下洞作业区集疏运时应选用耗油低、污染物排放量少型号的汽车和流动装卸机械。

  (1)合理布局港内设施,将高噪声的作业场所与车间布置在距离厂界80m左右;疏港道路应避让居民区、文教区、疗养区、医院、风景区、名胜古迹区及其他噪声敏感区。对港口工业园区的布局进行系统论证和合理防护,保证噪声在国家规定的范围内。

  (2)对车辆交通噪声的保护应与车辆尾气的保护综合考虑,加强路况的监督管理,保持港区道路畅通,合理疏导车辆;限制疏港道路车辆的车速,提倡采用新型车辆;合理调配工作时段,减少或避免夜间运输和作业;控制鸣笛次数,保持路面平整,尽量减少噪声的产生频率和强度,以降低噪声污染。

  (1)作业区营运期固体废物的处理、处置应依据一般工业固体废物、生活垃圾及危险废物的不同危害性进行分类收集,同时按照相关的环境保护法规条例要求进行处置。

  (2)船舶垃圾应参照国际海事组织(IMO)制定的MARPOL73/78公约附则V、《船舶污染物排放标准》、《防治船舶污染海洋环境管理条例》等法规的相应要求进行控制,并积极制定船舶垃圾管理规定,保护海洋环境。禁止所有船舶在港辖区内投弃一切船舶垃圾。

  (1)船舶交通事故的发生是导致本次规划溢油事故的主要原因,建议从船舶航行和停泊的地理条件、气象、运输货种、船舶密度以及船舶驾驶、装卸作业人员和管理人员的素质有关等方面做好防止措施。港口要随着规划的实施及时修编港口环境风险事故应急计划,建议配备溢油应急反应队伍和应急器材、设备,建立中小规模的应急设备库座,在本地现有的环境风险应急能力基础上,建立区域应急联动机制,整合区域环境风险应急能力,提高应急水平。

  (2)建议下洞作业区根据“国际危险货物运输规则(IMDG CODE)”和我国的《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中对应急反应作出的规定,针对各危险化学品码头的具体情况,制定相应的应急计划,建立指挥机构、协调机构,若发生危险化学品泄漏事故,将组织相关人员按照应急反应程序进行应急反应。

  本次下洞作业区规划调整,在现有华安LPG码头东侧扩建一座1万~9万m3LNG码头、钢引桥及相应的配套设施。2020年、2035年作业区吞吐量分别增加24万吨、80万吨。总体上看,下洞作业区规划在规划目标、规划规模、岸线利用、港口空间布局方面均具有有较好的环境合理性。规划环评没有规划方案优化调整方面的建议。

  (1)下洞作业区规划实施后,对区域大气环境质量影响不大,评价区域和敏感保护目标处均能满足环境质量标准要求。建议作业区严格落实规划环评提出的大气环境保护措施,全部油气码头配置油气回收装置。

  (2)根据噪声预测结果,港界外受到港口噪声的影响距离在40m左右,夜间受到主要疏港公路影响的距离为疏港公路两侧100m左右。建议港界40m以内、主要疏港路两侧100m内避免新建居民区、文教区、医院及其他噪声敏感目标。

  (3)目前下洞作业区污水接纳属于葵涌污水处理厂范围,但由于现阶段市政管网未通,港区生活污水无法纳入城市污水处理系统,暂由作业区内各项目经营单位设置生活污水处理系统处理后排放。港区产生的生产废水也由各项目经营单位设置相应的污水处理系统,污水经处理达标后排放或回用。建议有关部门加快区域的市政管网建设,尽快将下洞作业区污水城市污水处理系统。

  (4)此次深圳港大鹏港区下洞作业区规划调整方案实施后,港口吞吐量将有所增加,船舶大型化趋势明显,船舶污染事故风险有增加的趋势。建议作业区建立一套完善的环境风险管理与应急反应系统,增加环境风险管理机构,由专人负责,按照地方海事、环保部门的要求,加强风险管理,提高应急能力水平。

  (5)本次评价遵循清洁生产、循环经济、可持续发展等原则,针对规划可能引起的环境影响,从各环境要素提出了相应的环境保护措施和生态补偿方案的宏观要求和建议。建议下一层次环评进行时,针对具体项目的保护措施和补偿方案的需要在项目环评中予以细化和明确。

  (6)提高运输组织效率及港口装卸效率,以减少锚地的待泊船舶数量,从而降低对水生生物生境的扰动。提高船舶标准化和大型化的进程,不断改进船舶的结构设计,降低噪音,降低船舶航行对生态环境的扰动。

  (7)在规划实施过程中,应落实本次评价针对各环境要素提出的环境保护措施,按报告书要求进行环境监测和跟踪评价。

  为监督施工和营运期各种工程行为所造成的环境影响,保证环保措施的实施,避免出现违规排污问题,深圳港大鹏港区下洞作业区规划调整方案实施过程中应实行环境监理制度。环境监理的工作内容主要包括对国家各种制度和要求的检查,调查处理环境污染事故和环境纠纷,依法征收排污相关费用等。目前港口的环境监理的试点工作已经通过交通运输部验收,正在全国推广应用,建议深圳港管理部门借鉴有关经验,做好规划实施的监理工作。

  总体而言,下洞作业区规划调整方案的实施将进一步促进深圳市经济发展,提高交通运输效益,在严格落实本次评价提出的各种环境保护措施、提高风险事故应急能力,并有效控制环境污染的基础上,规划的实施不会给深圳市环境承载力带来较大压力,生态影响和环境污染能够得到有效控制,从环境保护角度分析,《深圳港大鹏港区下洞作业区规划调整调整方案》是可行的。

  公众可对深圳港大鹏港区下洞作业区规划调整环境影响报告,在评价内容是否准确全面、评价结论是否合理及本次规划调整方案还存在的其它环境问题等方面,提出建议或意见。可通过信函、电话、邮件等方式向规划编制单位或环评单位反馈意见。

  通信地址: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竹子林紫竹七道16号公路主枢纽管理控制中心1416室

http://aunthelens.com/zuoyemulu/5.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